主页 > 时事新闻 > 吕叔湘:语言研究中的破与立
2014年05月21日

吕叔湘:语言研究中的破与立


  吕叔湘,著名语言学家,1904年12月生于江苏丹阳,1926年结业于东南大学,曾在英国牛津大学、伦敦大学学习。1938年返国后在云南大学、华西协和大学、金陵大学、中央大学、清华大学等校接受解说和研究事情。1952年起任中国科学院语言研究所(1977年起改属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兼副所长、所长、名望所长。曾任《中国语文》杂志主编、中国语言学会会长、全国中学语文解说研究会会长。中国科学院首批学部委员,美国语言学会荣誉会员,香港中文大学荣誉博士,俄罗斯科学院外籍院士。中国人民政治协商集会会议第二、三届全国委员会委员,第三、四、五、六、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法制委员会委员。著有《中国文法要略》《语法修辞发言》《汉语语法阐明问题》《现代汉语八百词》《近代汉语指代词》等。1998年4月逝世于北京,享年94岁。
  作者:张伯江(语言学家,曾于1984年—1998年任吕叔湘学术秘书,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著有《汉语成果语法研究》《从施受干系到句式语义》《什么是句法学》等,主持编辑《吕叔湘》画传。)
  学人小传

  《现代汉语辞书》是一项前无昔人的事业。以前的汉语词典都以文言为主,从来没有人做过收普通话词汇、用普通话表明、举普通话例子的新型汉语词典事情。“不单要进修近代的科学的辞书编纂法,接收先进履历,还要办理编纂汉语辞书时所碰着的一些非凡问题。”在《现代汉语辞书》的编写中,吕叔湘孝敬了他作为语言学家的全部智慧伶俐,倾洒了毕生的汗水和心血。


  会后,国务院发出指示,责成语言研究所尽快编好以确定词汇类型为目标的中型现代汉语辞书。从此几年间,吕叔湘把主要精神都投入到了《现代汉语辞书》的编写之中。

  1941年3月底,一个细雨蒙蒙的上午,叶圣陶亲赴华西协和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吕叔湘的住处叩访,那是他们最初的领会。从当时起,两人结下了四十余载的友情。当时的吕叔湘主张“学术事情的抱负是要专而又专,深而又深”,而叶圣陶的这次来访,改变了吕叔湘对研究和普及的基础观点。

  结业后事情了几年,吕叔湘又考取了江苏省公费出国留学的资格。此时的他已不再是热血青年,事情实践使其认识到,民族再起当然需要先进的思想,更需要合适实际的事情。1931年,一个偶尔时机,他认真整顿北平医学院的图书馆,后又主持过苏州中学的图书馆打点。由此他深知,现代图书馆的建树对付敦促文化教诲至为重要。“现代的图书馆差异于古代的藏书楼。藏书楼的主要任务是收藏;图书馆的首要任务是畅通。藏书楼的处事是被动的,单一的;图书馆的处事是主动的,多方面的。藏书楼是孤独的;图书馆组成网络,伸向全国,伸向全世界。”

  这就是从此《中国文法要略》的由来,它在中国语言学史上发生了庞大影响。

24小时人气排行

  细数二十世纪各个规模最有成绩的学术各人,多半具有一个配合特点,就是学贯中西。直到晚年,吕叔湘还在1980年中国语言学会的创立大会上强调:“有两种方向我想提一提。一种方向是谨守中国语言学的旧传统静心苦干,旧传统里没有的对象一概不闻不问。虽然不能说这样举办研究不会有收获,可是可以必定说收获不会很大。另一种方向是空讲语言学,不团结中国实际,有时候引些中国是例,也不怎么得当。先容外国的学说虽然需要,我们此刻先容得还很不足,可是先容的目标是警惕,是促进我们的研究。我们不能老谈隔邻居家的工作,而不接洽本身家里的工作。”

  20世纪60年月,美国形貌主义语言学要领引入汉语学界,引起了一场要领论的接头,吕叔湘的《关于“语言单元的同一性”等等》对“同一性原则”在汉语语素、词、布局各级语法单元中的技能性应用作了全面、深入的研讨,成为中国语法学界探讨布局主义要领最具理论深度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