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事新闻 > 专访|麦家:在黑暗挣扎,提笔寻找光
2014年05月21日

专访|麦家:在黑暗挣扎,提笔寻找光

  汹涌新闻:作品大获乐成后,你好像又对乐成很狐疑?
  汹涌新闻:还记得其时得知得到茅盾文学奖动静时的情景吗?

  我看了2000多部西方优秀作品,但就第一梯队、头部的作品而言,我以为中国优秀的文学作品和他们没有什么坎坷之分。只是我们的写作群体出格大,中部的写作程度相对来说还较量弱。
  时隔四十多年,历经崎岖写作、成名、丧父、生子,挣扎半生的麦家才在写作中积储起气力,得以回望已往,求真赎罪,辞别本身与生俱来的惊骇和阴暗。
  最后好像证明我那种语言挑战和约束其实很是好。小说它除了故事布局人物,尚有一个很重要的元素,甚至很外貌的元素,就是要一种文学性的语言。什么叫文学性语言?就是你对现代汉语是有一种缔造性的摸索。其实语言就像钞票一样,用久了今后这个钞票会旧,会越来越丢脸。但完全用着新的钞票,别人也不会用你。你必需照旧要那张钞票,但你一点点去改变它,保持语言生疏度和新鲜度,让一个旧的语言在你的手上从头有生命和光芒。
  麦家:很兴奋你留意到了这点,这是一个技能层面的问题,但也确实挺难的。小说根基上是从一个关闭的、半个多世纪前的村子走向本日,走向世界。那我的语言就要跟它配套,村子照旧带着村子的一些方言,然后一点点地向现代语言开放,这个进程其实很是难。
  沉淀八年,打磨五载,以谍战题材闻名的作家麦家,为读者带来了新作《人生海海》。这次,麦家不再是那些风云诡谲谍战故事的报告者,而是一个想要与童年息争,与家园息争的归乡者。

  麦家:我还真记得那天谁人状态,其时我正好跟从中国作协去茅台镇采风,镇上一条街每家店都在卖茅台,我们称之为“野茅台”,我们其时就在一家店里喝着“野茅台”。小镇自己也不怎么热闹,我们几人喝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1点了,夜深人静时分,接到了铁凝的电话,通知我《暗杀》拿了那届的茅盾文学奖。